搜索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5371阅读
  • 12回复

[原创]银月绯阳第二十二章——幻惑之铃的仇怒

楼层直达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45小时
发帖:
4499
— 本帖被 小猴 执行置顶操作(2012-10-15) —
银月绯阳


                               ——《空之轨迹》同人文



  时光如梭,年复一年。被称为哈梅尔的山村,在日月交替中始终保持着自身的平静生活。人们已经渐渐淡忘了来自帝都的外姓人所带来的风波。那奇怪的家庭,也渐渐融于村中,与普通的村民毫无二致。好似他们从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生活着一般。

  虽然靠近矿藏的地利之便让哈梅尔村并非十分贫瘠,不过不知是否缺少花草植物与美丽浪漫的山景的缘故,村中的年轻人们,都不太喜欢在本地谈情说爱。哈梅尔村男性居多,且大多从事挖矿的工作。平常总是搞得灰头土脸。而当盛夏或隆冬等工闲时期来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暂时离别村庄,到邻近不远的山下的小镇上生活。在长久的时光中,这似乎已经成了许多哈梅尔村民们的惯例。许多人用挖矿所得的钱财在临近小镇上租有居所。一些人甚至还在当地有小本生意经营。日子倒也过得不坏。随之,不少外出的年轻人都选择在临镇寻找伴侣。相当部分的人在结婚后便索性辞去矿工的工作,也很少再返回哈梅尔村生活。哈梅尔村当地甚少能见到小孩子的身影,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数年来,除了阿斯特雷家族以外,在村中生育孩童的家庭,也许不超5家。村中的教师——罗姆亚•莱因哈特——应该是其中之一。

  罗姆亚•莱因哈特,据说其祖父古兰尔和阿尔基斯同样是来自帝都的贵族。从其祖父一辈至今,莱因哈特家族已经在村中生活了60余年。如今,罗姆亚•莱因哈特已经完完全全是一个哈梅尔村的普通村民。除了他置于其家中客厅处已经有些褪色的家族徽章和他房间中那些祖父从帝都带来的书籍以外,再也没有什么能说明他那段显赫的出身了。

  不过,或许是遗传于他先祖的文化贵族血统,罗姆亚天生喜欢读书,他的家中,有许多经典的藏书,他也因此成为村中最有学问的人。理所当然,他成为村中的教师,村长专门拨出一间闲房作为他给村中孩子们授课的教室。虽然从一开始,就并没有多少孩子能成为他的学生。但罗姆亚仍表现出了一位老师所应有的品质。

  最初,他只有三个学生,分别是萨维罗斯、卡琳,以及他自己的儿子——莱维。





第二十二章  幻惑之铃的仇怒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刺鼻的浓烟味道,还有剧烈的颤动。约修亚靠近船舱的窗口向外望去,眼前的一切令他大吃一惊。

  一架体型巨大的机械,竟盘桓在空中。在朝阳的光照中,它的金属外壳发出闪闪光辉。而从上到下布满的枪炮口,更发散着缕缕杀气。它的外形仿佛一条鲸鱼,而其身侧两端却多了两个能旋转的喷气发动机,每台发动机下各有四个喷气口,发出青蓝色的火焰。由于其发动机能灵活地盘桓旋转,使得这条“空中鲸鱼”的动作异常灵敏。它的头部上有三只聚光灯口,正发出凌厉的红光,而大概位于鲸眼部分的六条如铁柱般粗细的机关炮口,正冒起阵阵青烟,似乎刚刚才开过火一般。

  “警告!警告!不得继续靠近。否则,将予以击毁!”

  “鲸鱼”发出刺耳而尖利的机械声音,像是在威吓约修亚所在的舰船。

  “怎么会?这是他们自己的舰船啊?”有些惊慌的乔丝特小声对约修亚问道。

  约修亚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轻轻摆摆手,示意乔丝特不要出声,随后他拉起姑娘,闪电般离开了窗前,向驾驶室的舱门跑去。

  刚刚来到门前,仿佛是从天边忽地传来一声奇妙的铃音。铃声忽远忽近,像是在飞空艇的四面徘徊。约修亚的瞳孔猛然收缩,对于曾经是噬身之蛇干部的他而言,这铃声几乎太过于熟悉了。

  “幻惑之铃——露西拉奥!”约修亚抽出双刀,双目几乎完全习惯性地向窗口望去,他清楚在这位6号使徒来到的地方,有一样东西是必然会出现的。

  果然,方才还映照着朝阳的天空,骤然为一团浓密的雾气所笼罩。这白中发乌的雾气越聚越浓,几乎将约修亚他们所在的飞空艇和那鲸鱼状的空中兵器完全吞没。一股奇异的芬芳,从碎裂的窗口处飘散进来。

  “不要闻它!”约修亚小声提醒身旁的乔丝特,乔丝特点点头,两个人用黑色的猎兵面罩覆盖住口鼻。紧张地注视着外面的变化。

  被雾气笼罩的鲸鱼型兵器似乎更加狂暴,它的蜂鸣器发出愈加尖利地声音,模拟语音不断地重复着方才的话语:

  “警告!警告!不得继续靠近。否则,将予以击毁!”

  半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阴郁而充满女性磁力地声音:

  “可怜的机器,连更多的话都不会说吗?”

  话音刚落,从不知什么地方猛然喷出一道金色的火焰,瞬间击中了鲸鱼型飞空兵器的侧部,从机体处迸发出阵阵火光和金星,紧接着,一股浓烟喷发而出。鲸鱼型兵器发出怪叫声从空中坠下大海。坠落的途中,还发出阵阵爆炸声。

  乔丝特对面前发生的一切目瞪口呆,她惊愕地看着身旁的约修亚,约修亚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她做了个手势,令她切莫慌张。

  此时,约修亚和乔丝特所在的飞空艇似乎因为推进器被流弹击中而暂时陷入停滞阶段,脚下发出的轰鸣声,大概是驾驶者们开启了自动修复的装置,约修亚从大致估计的受损状态判断,飞空艇大概需要在空中盘桓一个小时左右吧。

  “原来那机器不是对着我们的飞空艇,而是发现了试图入侵其内的幻惑之铃。她果然没有死吗?”约修亚暗忖道。自从数年前的结社之乱后,雪拉曾经多方查找在战斗后投空自尽,生死不明的露西拉奥。但除了那幻想空间中一个根本谈不上线索的再现以外,露西拉奥始终毫无音讯。她的隐匿之术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连自己,也几乎无可能寻得她的下落。

  想到这里,约修亚内心不禁一惊。幻惑之铃拥有如此强大的隐匿之术,也十分擅长于潜入和内部破坏。以她之能,竟然会在这里被玛莎之吻的警戒兵器发现,这是绝难令人相信的事实。难道……

  还未等约修亚想完,只听到外面又是一阵轰鸣。从窗口望去,只见浓雾中,不知从何处又飞来三只飞空艇,来自三个方向的它们呈品字形向中央逼近,而三架飞空艇的中央,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约修亚,你看!”乔丝特指着那道闪光。云雾中,一个身材修长而美丽的女性身影在不断闪耀的光芒中若隐若现。那身影,不是幻惑之铃露西拉奥,又能是谁呢?

  “这下,雪拉姐应该可以安心了。”约修亚心中决定在完成任务后马上向雪拉报告这个消息。然而失踪已久的露西拉奥为何会出现在此地,约修亚感到疑惑。

  此刻,露西拉奥几乎与三艘飞空艇处于一个高度之上,她能在天上飞行的原因,大抵是此刻正承托着她的身体的一只外形奇特的动物。那动物身体扁平,形状犹如一只菱形的巨大风筝,而尾部十分细长,在空中不断地来回摆动。约修亚和乔丝特谁也没见过这种动物。

  露西拉奥漠然地看着来自三个方向,将她围在中间的飞空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忽然用沉稳而不失妩媚的声音问道:“怎么?泽尔尼连自己的杀兄仇人都不想见一见吗?我当年可是等了他很久啊。”

  露西拉奥的声音并不很大,但却似乎充满于四面八方,好像就在人耳旁回响。三台飞空艇在女性的询问声中不约而同停在空中,一动不动。

  “泽尔尼!出来!”露西拉奥的双目突然迸发出阵阵杀意。天地间的雾气,似乎也猛地翻滚了起来。

  约修亚是第一次见到露西拉奥现在的样子,似乎从来都露出温和笑容的露西拉奥,今天为何如此怒意满容。

  “露西拉奥吗?你居然还活着呢。”这时,从其中一艘飞空艇的扬声器中忽然传来一阵口吻放肆的话语,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随着话语声散去,一个黑色的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飞空艇的顶端,他身着黑色的猎兵干部制服,头上没有戴帽子,半长的头发向后梳起,似乎段段剑尖一般。由于距离太远,约修亚无法看到此人的脸孔,但从他的声音可以判断,此刻,其人的脸上必然是一副奚落的神色。

  “泽尔尼!”露西拉奥的双目凶色更浓,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而对面站立的男人,正是玛莎之吻中的恶德教父泽尔尼。

  “好久不见了,露西拉奥。”面对露西拉奥的仇视目光,泽尔尼却显得异常平静。他轻轻摊手道:“我们之间不是已经人货两清,互不拖欠了吗,为什么你还要如此锲而不舍地纠缠我呢?”

  “住口!你这恶魔!”露西拉奥喝道,“我要为团长报仇!这就是我迄今为止仍不会选择死亡的原因!”

  “喂喂,别搞错了,大哥他可是你亲手害死的,怎么能推到我的身上?按照常理,我不找你报仇,你就该知足常乐了,怎么还能找寻到我这个弟弟的身上呢?唉,女人可真是不讲道理的动物,所以我才讨厌女人。”

  “团长?大哥?”乔丝特的眼睛睁圆了,她是第一次听到这些。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少女看了看约修亚,像是想让约修亚做回答。

  约修亚凝视着远方对立的二人,轻轻对乔丝特点了点头:“我也是听说,虽然露西拉奥从来不向外人透露她的过去,甚至包括我们这些同事。但不止一人曾经看到她唯一保存的一张男人的相片背后,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曾有人看到那名字并无意间说出口,结果当即被露西拉奥杀死了。大家都说那人一定是露西拉奥最深的仇人。想不到现在……”

  露西拉奥的双目死死盯住面前的男人,甚至能听到她的银牙咬得咯咯作响。面对对方的回答,她猛然挥动着手中巨大的纸扇,一阵狂风似利剑般袭向对方。

  泽尔尼动也没动,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一股黄光骤然一闪,将袭来的风刃打碎。

  “还是那么痴情,一听到大哥的名字就会丧失理性吗?”泽尔尼阴笑一声,“要不是这样,我还真没那么容易把大哥送上极乐呢。”

  “禽兽!”露西拉奥几乎是在怒吼着,“当初我不过是想让团长回心转意,才求你帮忙,你是团长最疼爱的弟弟,团长对你如何关怀,你自己难道不记得吗?”

  泽尔尼的面色一沉冷冷道:“当然记得,我记得他是如何用假仁假义的恩惠淡化我的仇恨,我记得他是如何竭尽全力掩盖那个女人的罪行,如果不是他的阻碍,我早能够把刀子插入那个恶女人的胸膛,为她那将近10年对我的折磨付出代价了!既然他阻碍我的复仇,那么他在我眼中同样该死。只不过看在他多年来养育我的份儿上,我才没有亲自动手,而是把这个机会交给了你,怎么?现在你还要为此而清算我这个无私帮助你的弟弟不成么?!”

  露西拉奥感到心中一阵阵痛楚袭来,泽尔尼的话,再度让她想起了昔日的情景。

  露西拉奥,是马戏团中最为优秀的演员,她以自己的舞技征服了每一个观看她表演的观众。她曾乐观地认为这种辛苦而又快乐的生活会永远延续下去。直到恶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一次,在她刚刚卸妆走下舞台的时候,她看到在后台的阶梯边,站立着一个身着白色衣装的中年人。他的年龄似比马戏团团长略小一些,而白衣的左侧前胸、臂处都带有七耀教会的标志。见到露西拉奥,这个人转身正对,欠身致礼。出于礼貌,露西拉奥也微微颔首还礼。

  “您就是露西拉奥小姐吗?”来人彬彬有礼地问道。

  露西拉奥点头称是。

  来人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张名片,双手奉于姑娘的面前:“尚未自我介绍,在下是七耀教会传道士泽尔尼•罗伯特。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哦,”露西拉奥有些诧异地接过名片,作为一个出自孤儿院,现今以表演谋生的下等人,有如七耀教会的传道士那样身份显赫的人拜访自己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姑娘惊讶的神情没有逃脱来人的目光,泽尔尼微微一笑:

  “不用怀疑,在下确是七耀教会的使者。今日在此出现,请小姐千万不要疑心。我只是来探望我的兄长。”

  “您的兄长是……”

  “就是您这间马戏团的团长先生啊。”

  “什么?”露西拉奥睁大了眼睛,在马戏团工作了那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团长有一个弟弟。面前的男人,虽然年纪和团长相仿,但样子却根本和团长没有一些相似之处。怀疑的目光在露西拉奥眼中闪动。

  “啊,说是兄长只是称呼,其实我们不是亲生兄弟。”泽尔尼解释道,“我们是父母再婚而成为兄弟的,而父母已亡故多年,我由兄长资助在七耀教会学习,后来入教会成为一名传道士,多年来我一直在教会工作,加上兄长的剧团时常周游世界演出,连一封信也很少能传递,更不用说时常走动了。现今兄长的剧团来到本地,而我恰好奉命来此处理一些公务,因此便假公济私来剧场探望兄长。”

  “哦,是这样……”露西拉奥紧绷的面容松弛下来,她有些抱歉地回道:“方才失礼了,您来得很不巧,团长今天早上说是有急事出去了,可能要下午才能回来。这里他暂时交由我来管理。您是七耀教会的尊客,时间一定很紧吧?不然,您可否等到下午再来呢?”

  “哦,原来他不在啊……”泽尔尼淡淡地自语道,他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光彩,“看来兄长的确已经下定决心了,那么也就……”

  “您说什么?”露西拉奥未听清泽尔尼的话语。

  “啊,没什么。只是不久前在下与当地一位富绅会晤时,听到他提及将会买下一个相当有前途的马戏团作为他在共和国投资剧院的演艺力量,当时在下未曾留意。但后来看到该富绅为此剧团编撰的广告单,才发现上面印刷的皆为贵团的许多保留节目。因此……”

  “你说什么?!”露西拉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几乎是在喊叫着追问面前的男人:“你在胡说些什么呀?团长,团长他,怎么可能?”

  “是吗?”泽尔尼露出不解的神色,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折了两折的纸单,打开看了看,随手递给了露西拉奥,“那这上面记载的东西难道是假的吗?”

  露西拉奥几乎是抢过那看起来仍然崭新的宣传单,随着她目光的上下移动,姑娘的脸渐渐变得惨白,握着纸单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那是她最初知道团长要将马戏团卖掉的一刻,也是她第一次亲手犯下杀人罪行的开始。

  被失望、感受到被出卖的愤怒以及对团长挚爱而引发的悲伤种种情绪充满内心的她完全没有意识这正是泽尔尼借刀杀人的阴谋,由爱生恨的情感令露西拉奥屈从了恶魔之声的诱导。最终让本意是要团长改变想法的她夺去了她内心无比爱恋的团长的生命。

  “是的,杀害了团长的人是我,我无意为自己脱罪。但是,亲手造成了这一切的你,如果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活下去,对于我而言始终是一件不愉快的事!”露西拉奥舞动着手中的折扇,声音中透着无比的冷酷,“自我杀害团长后就杳无声息的你不久前的亮相让我终于抓住了你的尾巴。事到如今,你就准备受死吧!”

  “受死?有趣。”泽尔尼双手交抱于胸前,微微一笑:“多年不见,那个穷鬼马戏团的草台女演员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噬身之蛇的日子让你也臭屁起来了。好啊,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耐吧,可千万别说到做不到噢。”

  言罢,泽尔尼的身上突然涌起数条黑色的光环,虽然距离相当远,还隔着船舱的铁壁,约修亚仍能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气绝非等闲。与他面对的露西拉奥自然更不必说。

  露西拉奥面无惧色,她缓缓地用巨大的折扇遮住一半的面孔,身上竟也散开无数的光波,光波中蕴含着足以与泽尔尼抗衡的斗气。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立,彼此谁也不轻动分毫。

  这时,约修亚忽然感到自己所在的飞空艇又开始缓缓前进了。向着远离二人的方向进发,而周围的其他飞空艇,也都纷纷撤出。显然是不想被卷入泽尔尼和露西拉奥的交战之中。

  “约修亚?”乔丝特看到眼前的一切,回头看看黑发的少年。

  约修亚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露西拉奥的出现客观上帮了我们的忙。如果没有她,也许我们会在那些机器的检查之中暴露行踪。不,也有可能她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所以才……”

*          *          *


  克雷诺、阿多利斯、迪安杰三人,与数十名玛莎之吻的猎兵队员此刻正站在一处飞空艇停泊港的月台之上。他们个个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看起来正在等待着什么到来。

  “方才的状况,是否要紧?”克雷诺没有回头,淡淡地问道。

  阿多利斯微微颔首回答:“不要紧,泽尔尼已经去处理了。一名入侵者不会影响到今天的交易。”

  “……”克雷诺点点头,不再言语。远方的天空中,隐隐传来飞空艇划破空气所发出的轰鸣声。

  不一会儿,在停泊港以东的方向,果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影,黑影越来越大,渐渐在阳光下展现出它的全貌。

  那是一架外表看起来并不算显眼的飞空艇,和这片大陆上其他地方用于民用的飞空艇一般模样。机身上没有安装武器或其他什么多余的配件,外表油漆的色彩有些灰蒙蒙的,不知是因为长久没有擦拭还是本身就如此。总之没有任何能够引人注意的地方。

  然而,就是这样一台飞空艇的到来,让月台上的其他人都停止了窃窃私语。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逐渐降落的飞空艇身上。像是已等待了许久的样子。

  “砰——”随着一阵震动,飞空艇安然地降落在停机坪上,月台侧面的自动悬梯与飞空艇的甲板对接上。随后舱门打开了。

  一个看上去将近40岁的中年男人从舱门口走了出来,他身着一身黑色的外套,头戴一顶同样黑色的帽子。虽然穿着是一副平民模样,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显出微微的庄重和威严。他的帽子不算小,但仍无法将他后脑勺的头发完全遮掩住,眼尖的人会发现来者的头发是金黄色的,这种发色在利贝尔这个国家中很是稀罕。就算有,也只是靠近北方帝国的区域才较为常见。

  此时,这位神秘的来客很快走过了悬梯,来到了迎接他的人群面前,他用单指抬了抬帽沿,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在面前的众人脸上巡视着。克雷诺同样没有说话,只是在脸上露出细微到不易察觉的笑容。

  在来客身后,一个看起来有些瘦高的年轻人走上前来,他对众人微欠身躯施礼道:

  “您就是克雷诺先生吧?请允许小人为您介绍:站在您面前的,就是我伟大的埃雷波尼亚帝国的第三皇子——达维古•莱泽•亚诺尔殿下。”

  来客慢慢地摘下帽子,露出他如黄金一般闪耀发光的头发,与他白中透红的肤色相衬,展现出他无可置疑的皇室身份。他的双肩,好像随着他帽子的摘去而显得更加宽阔了。应该说达维古的体格很好,如果不是因长年在实验室工作,有些轻微的驼背以外。

  克雷诺的脸上,展现出一如既往面对客户的商业笑容。他深施一礼,而后走上前来抚掌道:

  “欢迎你们来到玛莎之吻的大本营——迦南。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能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协议。请——”

  说着,克雷诺侧身摆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达维古也客套了一番,二人肩并肩向着远处的停泊港出口方向走去。身后紧紧跟随着双方的手下。

  来到出口处,一辆外观华丽无比的加长型轿车正等在这里。车门前同样站立着几名身着黑衣的猎兵。其中一人见客人来到,轻轻打开了车门,露出富丽堂皇的车厢内部。

  “为了谨慎起见,派去接您的飞空艇外型过于朴素,实在过意不去。”克雷诺笑容可掬道:“但来到本地,就没有那么多限制了,请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

  “深感惭愧。”达维古嘴上说着谦辞,却毫不客气地钻入了轿车车厢,克雷诺随后上车,车子很快启动,驶向远方的住宅区。

  “这车的速度好快啊。”达维古向窗外看去,他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诧异起来。虽然在帝国,导力车的出现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碍于当下所能获得的发动机技术的限制,导力车的时速通常只有30公里左右,最快的也不超过45公里。而此刻为达维古所乘坐的这辆轿车,时速却已经接近50公里,且这还仅仅是处于中档的位置上。

  “是的,这是在我们所掌握的技术下一个小小的尝试产品,驱动它行驶的,就是我们即将要提供给您的新能源……比导力能源更为强大,更为廉价,也更为清洁的新式能源。”

  克雷诺伸出双手:“有了这一能源,不仅帝国不会再受制于导力企业的垄断控制,而且也能帮助帝国获得足以威慑任何对手的绝对武力支撑!”


*          *          *


  “那是绝对不能开启的潘多拉魔盒,一旦谁将它带到这片大陆,整个世界都会陷于毁灭的深渊!”卡西乌斯神色凝重,双手扶在会议室的方桌之上。目光环视着在他两侧端坐的众人。

  就在方才,莉丝和凯文携带着从七耀教会图书室中取来的绝密材料来到埃尔赛尤号上。即便是拥有强大古文编译团队的七耀教会,也尚未完全将尘封于图书馆内的所有古文资料解读出来,许多上古时代的秘密只能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被人们发觉。不过,这一次卡西乌斯委托莉丝和凯文所寻找的,是之前已经得到解读,但因其内容较为晦涩加之亦不明晰其对古代历史研究有何帮助,故而未被重视的一些类似参考材料的古文献。

  但卡西乌斯拿着这些文献,却好像得到什么宝贝似的,稍事准备后,便马上召集所有的相关人员开会。当人们来到会议室时,发现在会议桌每个位置前都放着一份刚刚印出的会议材料。材料上所写的,正是卡西乌斯之前注意到的东西。

  “……人们需要一种无限的能源,帮助人们实现各式各样的愿望。由此揭开了能源革命的一页……”

  “……一名为巴蒂尔夏的学者,提出了他的世界粒子状学说,并声言对粒子的研究,将成为解决无限能源问题的钥匙。”

  “……□□年,第一台粒子物质能源启动仪问世,其展现能源输出的巨大令世人震惊。”

  “……□□年,有财团开始投资粒子学项目,并汇集了人数众多的开发者和劳工,开始建造未来人类的家园——迦南。工程预计需要五期,共30年完成。”

  “……□□年,迦南工程顺利进行,首期六台能源机组被成功植入。”

  “□□年,在参与迦南工程的劳工中蔓延的怪病传闻被爆出,新能源的安全问题逐渐被揭露。”

  “……□□年,反对新能源使用的人数激增,在各地都爆发了规模不一的骚乱。”

  “迦南第二期工程完结,除首期六台机组外又增加了10套新型机组,并建立起机械化组装设备。”

  “对新能源安全性持怀疑态度的人组成反粒子能源同盟,向政府提交议案要求终止迦南的建设。政府未作回音。”

  “……□□年,迦南第三期工程接近完成,大型导力智能管理设备安装结束,距离工程开启已有16年,工程资金出现断期,传说是由于受到反粒子能源同盟压力所致,一些财团开始撤离资金。”

  “……□□年,七至宝之一——辉之环现身于世。无限的导力,无限的能力,满足了人们的所有希望……”

  

                                               (未完待续)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2-12-04
辉之环原来是核电站?
这个设想够坑爹……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45小时
发帖:
449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2-12-22
辉之环不是。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3-01-06
辉之环是女神的赐物,而这个赐物是人类准备造核电站的时候出现的这样?
空之女神很多谜团啊,外之理,盐之杭,七至宝,这坑还真大……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45小时
发帖:
4499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3-02-14
对,所以当有了辉之环后,还未开发完成的核能就被抛弃了。因为不再需要研究它了。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3-03-12
撸完碧轨,卧槽坑爆了……
绿毛萝莉是人造七至宝,然后她最后封神了拥有跟空之女神抗衡的力量……
顺便教团觉得女神不存在,是七曜教会搞出来的……
而蛇信女神,但不确定是不是空之女神爱德丝……
于是其实空之女神只不过是个伪物,被人神化的形象,七至宝其实是蛇的女神弄出来的么?
其实盟主你就是女神对吧?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45小时
发帖:
4499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3-03-15
PSP的?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3-04-15
引用
引用第6楼马甲雷于2013-03-15 07:18发表的  :
PSP的?


硬食的生肉,也许有些不对的地方,最近中文豪华版到了,果断再撸一遍熟肉……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45小时
发帖:
4499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3-04-22
至宝可以还转时空,修正因果。

只要是常理运行的世界都可以更改和修正。

四个支援课的警察小鬼就是这么被起死回生的。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3-05-06
零之至宝无限loop嘛,日本人最喜欢这套……
当年幻之至宝居然还把自己的因果消除把自己弄没了,我就真的233了……
当年看风姿物语银杏卷,小乔用五极天式最后一式因果转轮改变历史的代价是灵魂彻底变成魔物,再也无法跟公瑾在一起,结果这边说改因果律就改因果律,真是牛逼……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天使
注册时间:
2007-11-12
在线时间:
645小时
发帖:
449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3-05-06
就是很奇怪既然修改了因果让自己从来不曾存在,世人居然还有对幻之至宝的记忆岂不是咄咄怪事。




……大妈,请你快去死!
级别: 光明使者
注册时间:
2008-02-08
在线时间:
819小时
发帖:
917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3-05-07
所以说碧零的世界观笑笑就好……
塑造的人物简直一点张力都没有,让我觉得就是一群符号跟属性堆砌而成……
里面的BOSS更是恶心的要死,没一个比得上剑帝跟怀斯曼……

以熊熊烈火制异性恋,吾等大义无垢,全员拔刀!公子拔刀!
级别: 禁止发言
注册时间:
2016-04-30
在线时间:
3小时
发帖:
65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6-04-3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